【绵阳文明网】

  > 图片新闻
平武扒昔加古寨:触摸白马人延续千年的独特民俗
发布时间:2018-08-06 来源:绵阳文明网
字体:[][][] [打印] [关闭]

  “常问来自何方,世居峰峦叠嶂,经沧海桑田,见证多少兴亡,飞扬,飞扬,白羽依然闪亮。”平武诗人张伟创作的《如梦令·白马部落》,描绘的就是平武县有着“白马民俗文化博物馆”之称的扒昔加古寨迷人风光。白马人是一个是神秘的族群,1964年国庆期间,毛泽东主席在接见白马人代表尼苏时,被她头上飞扬的白羽毛和鲜艳而别致的白马服饰所吸引,于是一代伟人毛泽东提出了一个世纪性问题——“白马人是什么族群?”

  今天,“白马人是什么族群”这一问题尚未得出能够统一观点的答案,但白马人独特而保留完整的古老族群文化,无疑是中华民族众多优秀文化遗存中的一颗明珠。白马扒昔加古寨,如今依然完整地保留着白马人原始的建筑风格,恪守着祖先千年不变的族群文化传统和生活方式,无愧于“白马民俗文化博物馆”之美誉。记者近日走进扒昔加古寨,走进了白马人古老的历史,或许可以撩开白马人为何“隐居”深山的神秘面纱。

  非遗文化:体验白马人延续千年的“慢生活”

  扒昔加古寨坐落于王朗自然景区天母湖畔的原始洪积带,背后是巍峨的“阿贝索热”神山,历史上,扒昔加古寨不乏头人和贵族居住。依山而建布满烟火痕迹有着上百年历史的古老木屋建筑,让扒昔加古寨充满一种穿越时空的沧桑感。

  扒昔加古寨家家户户都有一个前院,种有自给自足的新鲜蔬菜和瓜果,无论男女老少,在不劳作时,都喜欢静静坐在院子里,享受深山秘境难得的“慢生活”。

  “无论你什么时候来到扒昔加古寨,你都会被这里白马人恬静悠闲的‘慢生活’节奏所感染,你的心自然也会沉静下来”。白

  马藏族乡一位工作人员介绍,扒昔加古寨至今仍恪守着祖先传统的生活方式,保留了完整的白马非遗文化:用原木凿土蜂巢,用羊毛擀毡帽,用树皮制作“皮鞋”,纺麻线缝制白马服饰,自酿蜂蜜酒饮用……

  今年75岁的旭仕修,是雕刻曹盖的非物质文化传承人。记者见到旭仕修时,他正聚精会神地在一截圆木上雕刻曹盖头像,在他身后木板墙上,整整齐齐悬挂着老人精心雕刻的十二生肖木雕挂像,显得厚重古朴。周围环境十分雅静,只有旭仕修雕刻原木发出的“砰砰”声,在山寨里空空地回响。

  除了旭仕修的木雕绝活外,寨子里还有擀毡帽和织彩衣等白马非遗文化,也特别地受游客青睐。充满好奇心的游客,也可以亲自体验一下用羊毛擀毡帽和用木质织布机织彩衣的乐趣,此时,好客的白马人总是面带纯朴笑容地在一旁指导,游客由此可以身临其境地体验一回白马人延续千年的古朴生活。

  神秘白马:没有文字记载的“白羽毛”故事

  在扒昔加古寨,我们倚靠在古老的木楼旁,看白马人头戴荷叶毡帽,从身边款款而过,头顶飞扬的白羽毛,让秀美山林仿佛也要飞舞起来,充满了灵性,同时,一边品尝着深山绿茶,一边聆听白马人讲述千百年来他们口口相传的白马遥远传说。

  “白公鸡是我们崇拜的图腾,所以我们的屋顶上塑有白色的公鸡和毡帽,无论男女,毡帽上都插有白色的公鸡羽毛。”扒昔加古寨天缘客栈田虎塔说。

  旭仕修老人说,白马人没有文字,只有世代相传的口述历史,祖先传说白马人古代居住在今绵阳、江油一带平坝地区,位于青莲的蛮婆渡是他们的边界。三国时,诸葛亮要出祁山北伐,就和白马人谈判,叫他们让出一箭之地,白马人认为一箭之地没有多少,就同意了。结果,诸葛亮暗地里派人连夜把另一支相同的箭,插入平武的深山之中,白马人明知上当,但为了守信用,加之又打不过蜀汉的军队,于是被迫迁移到了平武的大山里,开始了长达千年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。

  白马文化传承发展的最大特点是口传心授,没有形成相应的文字,记录下来更多的是符号图腾和一些简单的象形文字,来表达情感和意愿。在与白马文化的交流中,只能通过当地老人和一些村民的口头讲述来做了解。目前,随着白马人更多地融入现代文明,走出大山与现代生活接轨,而他们本族群的一些传统文化也在交流的过程中受到了冲击,特别是他们仅靠口传心授的本族群文化传承非常脆弱。

  白马民歌:古老余韵带来“远古的呼唤”

  近日,绵阳师范学院川北民间音乐研究中心主任赵璐教授,带着多名学生来到扒昔加古寨深入研究白马民歌,这里的白马民歌种类十分丰富,按音乐题材内容和演唱场合分为敬酒歌、舞歌、劳动歌、宗教歌、叙事歌、对歌、婚嫁歌与恋爱歌等,深深吸引了他们这群川北民歌研究者,这次采风一次就采录了14首白马民歌,成果颇丰。

  “白马人的音乐,别具一格,其音调低沉,抑制,内向,悠长,连唱带吼,原始粗犷,民族风味浓郁,风格非常突出。唱歌时多以酒伴歌,一人领唱,众人相和,即兴而唱,淳朴自然,和谐情真,让我们仿佛听到了来自远古的呼唤。”赵教授说。

  宗教歌、恋爱歌和婚嫁歌等,音乐和歌词都是古色古香,独具特点。

  在扒昔加古寨实地采风之后,高晓雨、吴爽、蔡金花、朱洪爽四位同学在赵璐教授的指导下,做出了他们对白马民歌的调查报告:“白马文化是中华文化中一个不可缺少的支流,构成了我们丰富多彩的民族文化,白马民歌的音乐表现形态独具特色,在世界文化发展多元化和经济全球化大背景下,更应该充分挖掘和保护包括白马民歌在内的白马文化,使其不至于在时代发展的潮流中和我们渐行渐远,而应该使其在未来,在中华民族文化中更加璀璨夺目。”

责任编辑:赵文静